更多资讯

重庆:加强薄弱领域 促进城乡区域协调发展

2020-01-27

今年1月,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市考察时指出:要促进城乡区域协调发展,促进新型工业化、信息化、城镇化、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,在加强薄弱领域中增强发展后劲,着力形成平衡发展结构,不断增强发展整体性。

作为最年轻、市情也最特殊的直辖市,如何才能走出一条适合自己的协调发展之路?近年来,重庆市不断探索,交出了自己的“答卷”——

作为中国西部唯一的直辖市,重庆集大城市、大农村、大山区、大库区于一体,城乡统筹发展任务繁重: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大量外出打工,原本比较效益就不高的农业发展倍加艰难;“留守”乡土的农民面临“出行难”、“看病难”、“买卖难”等系列问题……

面对较大的区域差距、城乡差距,作为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的重庆,如何破局?

近年来,重庆市以协调发展理念为“制胜要诀”,在“四化”同步中力求通过制度创新、强化资源要素的市场化配置来拓宽发展空间;借改善基础设施、推进城乡公共服务均等化,缩小城乡生活水平差距,最终实现在加强薄弱领域中增强发展后劲。

发展同步

增强区域薄弱板块

梁平县荫平镇乐英村的杨燕全,一家3口人,却生活在三个地方:学机械制造的儿子杨钦成,在重庆两江新区蔡家组团一家金属制造企业上班;这几年不少农民搬进梁平县城、荫平镇新修的商品房,老杨凭着几十年的木匠手艺,“转战”镇上、县城搞装修;家里的3亩多地,全部流转给“上山下乡”公司种植梁平柚,妻子张耀芬作为当地种柚“好手”,进公司当工人帮助管理柚树……

“以前全家人‘窝’在3亩地上,一年最多收入1万元,现在耀芬一年挣的已经超过这个数。”杨燕全有些得意地说,“我嘛,肯定更多!”

重庆城乡、区域差距较大,是重庆市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。2013年9月,中共重庆市委四届三次全会作出“五大功能区域发展战略”的部署,将全市划分为都市功能核心区、都市功能拓展区、城市发展新区、渝东北生态涵养发展区和渝东南生态保护发展区5大区域,各个区域根据定位“扬长避短”、错位发展。

五大功能区域发展战略实施以来,重庆市累计出台了50多项政策措施,构建起了以《关于科学划分功能区域、加快建设五大功能区的意见》为基础,考核、产业、财政三大核心政策为支撑,众多专项政策相配套的“1+3+N”政策体系。

“为促进各个功能区域协调发展,我们在注重厚植基础的同时,着力补齐短板,加大对经济社会发展较落后区域、对贫困群体以及薄弱环节的支持。”市发改委有关负责人介绍。对于渝东北、渝东南两个生态区,财政坚持“不取多予”政策,对城市发展新区坚持“少取多予”,对都市功能拓展区和都市功能核心区“促品提质”;不断优化公共财政支出结构,公共财政进一步向区县和农村倾斜,全市财政一般预算的75%用于区县和基层,50%用于民生,每年新增财力的70%用于农村。

两年多来,各功能区域实行互联互通,坚持产业跟着功能走、人口跟着产业走、建设用地跟着产业和人口走,促进了资源优化配置和高效利用,各功能区域呈现差异发展、特色发展、协调发展的良好态势,全市一体化科学发展大格局正在形成。去年,五大功能区域合力发展,全市GDP增速达到11%;由都市功能核心区、都市功能拓展区和城市发展新区构成的大都市区,与由渝东北、渝东南构成的大生态区,人均GDP由2007年的2.4:1,缩小为2015年的1.9:1。

3月中旬,万州区分水镇石碾村上万亩李花似雪,花下游人如织。上个周末,林德建的农家乐接待了15桌客人,收入超过5000元。目前,石碾村已有85户农民注册了微型企业,其中大部分是像林德建这样的返乡农民工,他们成为当地致富“领头羊”,带动着石碾这样的贫困村走出贫困。据了解,近年来,重庆市农民工返乡创业人数累计已经达到48.4万人,创办经济实体37.2万户,吸纳城乡劳动力就业170.3万人,成为城乡区域协调发展中的活跃个体。

按照2300元的扶贫标准,2011年重庆市还有贫困人口202万人,主要分布在秦巴山片区和武陵山片区的2000个贫困村。为帮助这些最薄弱的区域发展起来,重庆市编制出台了重庆市农村扶贫开发规划,将这两个连片特困地区作为主战场,以城乡统筹、整村整片开发为基础,通过精准扶贫、建设基础设施、发展特色产业、保护生态等方式,增强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的自我发展能力。截至去年底,重庆市完成高山生态扶贫搬迁54.2万人,808个贫困村、95.3万贫困人口实现越线脱贫。

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同时,全市森林覆盖率、建成区绿化率分别达到45%和42%,长江、嘉陵江、乌江干流水质总体保持II类,大都市区空气质量优良天数达到292天,城乡环境质量大幅改善。

要素同权

补齐农业薄弱板块

劳动力、资本、土地,是最重要的三大生产要素。重庆市通过制度创新,让这些要素在城乡、区域之间有序、顺畅流动,激发了薄弱区域、薄弱产业的活力。

杨燕全的儿子杨钦成,在南下闯荡4年后,于2014年8月回到重庆,与新婚妻子方虹元申请到了两江新区一套一室一厅的公租房。生活安定下来后,小两口正在办理手续,准备将户口从梁平老家转过来。“原来在沿海打工时,每年春节回家都让人‘头痛'。”杨钦成说,“现在我们就在重庆安家,不用当‘候鸟’了。”

“每年春节前后农民‘候鸟式’迁移,其本质是基于城乡二元结构和区域发展差距。”重庆大学向鹏成教授认为:“重庆的户籍制度改革,不仅促进了重庆区域内人口的优化布局,也为实现城乡、区域的协同发展、推动‘四化’同步奠定了基础。”

重庆市是全国最早改革农民工户籍制度的省,通过陆续出台的45个文件,形成较为完善的制度政策体系,以农民工在城市稳定就业为前提,允许有条件的农民工及其新生代自愿转户进城。截至去年底,全市以农民工为主体实现累计转户429万人。

为打消进城农民工的后顾之忧、保证他们能享受城市居民同等待遇,重庆市还设计了就业、养老、医疗、住房、教育“五件衣服”。以农民工转户最关心的住房问题为例,重庆市建立以公租房为主体的住房保障制度。截至去年年底,全市已累计建成投用公租房1488万平方米、配租21.4万套,惠及58万人。

在劳动力的自由流动中,大都市区突出了农业转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的集聚,大生态区突出了人口有序减载,人口呈现梯度转移,促进了重庆市人口的优化布局。

农村人口减少,农业怎么办?

在南川区木凉乡玉岩铺村,60%以上的青壮年外出,田地只能由老人和留守妇女耕种。曾在福建打工的王明洪回村流转了400多亩土地种梨,林下种油用牡丹、养土鸡。2013年,他注册了“蓝博源家庭农场”,成为南川区首个家庭农场,凭借大量使用机械、采用高效省力的农技措施,去年家里4个劳动力外加雇用的两人,农场实现了360万元的产值。

亚游集团,“没有其他人外出打工,我还没有当‘场长’的机会呢。”王明洪幽默地说。据了解,去年重庆市加快了新型农业经营体系的构建,共发展家庭农场1.34万家、农民合作社2.5万家、农业龙头企业3362家,他们为一向被视为薄弱领域的农业带来活力:土地流转比例达到41%,适度规模经营集中度提高到34%;以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为主力军的现代特色效益农业深入发展,总产值增长70%。

金融“贫血”是制约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型的重要因素。

重庆市大胆探索,在完成农村集体资产量化确权的基础上,着力通过制度改革,盘活“沉睡的资源”,积极探索将承包地、林地、宅基地、农村塘库堰、地上种植物及大棚等纳入抵押物范围,去年全市农村产权抵押贷款达到800亿元;大力发展政策性农业担保,累计为2000多个农林牧副渔项目担保贷款78亿元。这些缓解“三农”金融“贫血症”的举措,得到财政部、农业部的充分肯定。

此外,重庆市还创设地票交易制度,将闲置农村宅基地和其它建设用地复垦为耕地,并将其耕地指标形成地票,在农村土地交易所公开交易。在地票交易的净收益中,85%支付给农户,15%支付给农村集体经济组织,实现了城市反哺农村的制度性通道,增加了农民财产性收入,让农民也能享受到城市发展的成果;保证了农村耕地面积不减少、质量不降低。截至去年年底,全市已累计交易地票17.3万亩。

要素的流动让农业“体质”更好、农民钱袋更鼓:去年重庆市农业增加值1150亿元,同比增长4.7%;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突破万元大关,达到10505元,增长10.7%,粮食产量1154.9万吨,其它农产品供应充足。

生活同质

提高农民生活水平

作为目前家里唯一还留在梁平县荫平镇乐英村老家的人,张耀芬拧开龙头有自来水,煮饭有沼气,下地走硬化的人行便道,赶场嫌路远可搭农村公交车,有个头痛脑热直接找村卫生室的村医开点药……

“这几年,我们过的日子跟城里人一样‘洋气’。”杨燕全妻子张耀芬说。

随着基础设施的改善、公共服务均等化的推进,像张耀芬这样留在农村也能享受“城里待遇”的农民越来越多——

去年至今年,重庆市已投和将投40亿元,建设行政村通畅工程6607公里,新解决1212个行政村公路通畅,实现有条件行政村公路通畅率达到100%。

截至2015年底,全市完成7.4万多口山坪塘整治,新增蓄水近2亿立方米,可灌溉农田7.8万亩;农村饮水安全工作基本完成,建成供水工程近1.5万处,解决了1080万农村人口饮水安全问题。

农村信息化快速发展,搭起城乡信息互通之桥。今年初,酉阳县板溪镇三角村乌鸡养殖大户刘海明,通过网络3天销售了20多只土鸡,而传统跑销售的方式则要花10天左右。“农民种出的优质农产品挂到网上,远的可以卖到上海、新疆。”帮刘海明卖乌鸡的杨向华说。近年来重庆市不断健全信息化助推农业农村发展机制,信息化综合服务平台及体系基本形成,行政村光纤通达率75.9%。在此基础上,去年全市农村电商主体达到1.6万余家,网上销售突破100亿元,促进了城乡产品的双向流动;12316热线服务为农民解决农业技术、政策疑难等3万余起,助农增收减损超过2.5亿元,农民借信息致富的能力正在增强。

与此同时,重庆市不断向农村提供更优质的公共服务,以改善农民的生活水平。

截至去年年底,重庆市已建成2606个“撤并村”卫生室,每个村卫生室都有相对独立的诊断室、药房、治疗室,配置基本医疗设备,解决农民就近看病的问题;农村教育持续加强,中小学生营养改善计划深入实施,基本实现农村寄宿制学校达标建设,高山中小学暖冬工程全面完成;农村文化日益丰富,广播、电视综合覆盖率达98.5%、99%,开展文化服务进农村13万多场次,创建市级以上文明村镇775个。

“重庆市还破除城乡户口限制,职工身份限制,建立起统筹城乡的社会保障机制。”市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说,根据城乡居民不同的社会保障需求和经济承受能力,重庆市建立健全“广覆盖、多层次、便参保、易转移”的社会保障体系,实现了社会保障制度全覆盖和五大社会保险的市级统筹,实现了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和合作医疗保险的一体化、农民工养老保险和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待遇统一。